当前位置:八桂史话 > 八桂今昔 > 正文

难忘的往事——忆1988年中央代表团慰问仫佬山乡

发布时间:2018-11-16 10:24:33 来源(作者):河池市档案局 吴锡刚
  1988年12月8日-12日,由中顾委副主任宋任穷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,在南宁参加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系列活动。从12月13日起,代表团成员分赴全区各地慰问看望各族干部和群众。
  14日傍晚,代表团团员、全国政协副主席、国家民委主任司马义·艾买提一行组成的中央代表团四分团在自治区、河池地区(现河池市)有关领导的陪同下到达我的家乡——罗城仫佬族自治县。该自治县是全国唯一的仫佬族自治县,据1982年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,全国仫佬族总人口为90357人,其中76.60%居住在罗城,仫佬族人口占全县总人口的23.5%。1983年8月30日,国务院批示撤销罗城县建制,成立罗城仫佬族自治县。
  在县委、县政府门口,代表团受到自治县四大班子领导和各族群众的夹道迎接。15日早上,中央代表团听取了县委书记银星灿和县委副书记、县长李名辉的工作汇报后,即启程来到我的母校---罗城仫佬族自治县高中(我于1978年9月至1980年7月在此读书)看望慰问师生员工。
  这所已有50年历史的学校一片欢腾,1000多名师生喜气洋洋欢迎中央代表团的到来。司马义·艾买提一行到教室看了3个普通班、两个民族班,与师生亲切交谈,问寒问暖。吴九全校长介绍:学校从1983年至今共招了6个民族高中班,已毕业的3个班中,有25人考上了大中专院校,回乡劳动的也发挥了作用。司马义·艾买提听后高兴地说:“那还不错呀。”接着又详细地问起学校贯彻党的教育方针,开展教学改革的情况,并对他们取得的成绩表示赞许。
  离开罗城高中后,司马义·艾买提一行来到我的老家---距离县城约有5公里的东门乡(现东门镇)永安村大地卖屯。当年,我父亲任永安村村长,父母正当壮年,都是强劳动力,除抓好粮食生产外,还大力养猪,每年约有3批10多头猪出栏,是主要的家庭收入来源,全家生活较改革开放前有了明显改善。在我家,司马义·艾买提和自治区、地区、县领导以及父亲围坐在仫佬族家庭特有的地炉边谈家常。司马义·艾买提向父亲详细询问了群众的生产、生活情况以及我们家的粮食收成、经济来源和子女读书、工作等情况,鼓励父母继续通过勤劳发展养殖业,使生活水平更上一层楼。
  代表团从我家出来,刚转过巷口,就发现屯内地卖小学门口附近的道路上,几十个小学生欢快而好奇地列队唱歌欢迎,司马义·艾买提走进孩子们中间鼓掌助兴,并高兴地与小朋友们合影留念。“咔嚓”“咔嚓”,好几部照相机摄下了这个历史性的镜头。来自党中央的关怀和美好的回忆,一齐留在那彩色的相纸上,刻进了全屯群众特别是小学师生们的心中。据当年小学负责人潘泽滔老师回忆,当天上午听到中央代表团到本屯后,感到非常兴奋。为了表达激动、喜悦的心情,学生们高兴地起了《上学歌》:“太阳当空照,花儿对我笑……爱学习爱劳动,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。”孩子们稚嫩、清脆的歌声感染了全体代表团成员和随行人员。
  那年,我在河池地区劳动局工作。中央代表团到我们屯慰问、看望乡亲、师生,我是从罗城返回的地委车队司机老乡口中获悉大致情况,并在当天以及次日晚上的电视新闻节目中看到了相关的新闻画面。不久前,我从我现在的工作单位---河池市档案馆找到30年前河池日报报道文章《仫佬人民喜迎中央代表团》、司马义·艾买提与本屯小学生的合影以及在我家与父母的合影,感到异常亲切与温馨。
  司马义·艾买提在仫佬山乡慰问期间,非常关心扶贫工作和教育工作,对仍然贫困的农户十分关切,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事业发展高度关注。值得欣慰的是,三十年来,代表团所到的仫佬山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  如今,我的母校罗城高中,教学条件明显改善,教学规模逐步扩大,教学成果不断显现。在地方财政的大力支持下,学校加大硬件设施建设,建成了新的教学楼、实验楼、教研楼、图书馆、教师公寓、学生公寓、食堂、体育馆、游泳池和田径、羽毛球、篮球场等,并抓好校园环境的绿化、美化工作,使学校成为一个教学设施完善、环境优美的园林式学校。目前在校学生45个班2956人(相比1978年秋在校生11个班560人、1988年秋在校生19个班950人,有了较大幅度的扩大),其中仫佬族学生占56%,壮、瑶、苗等其他少数民族学生占27.8%。根据自治县最新公布的脱贫攻坚政策规定,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在高中期间实施免费教育,考上本科院校新生一次性补助5000元。在校农村学生高考升学,除少数民族加分外,还享受国家专项计划、高校专项计划、地方专项计划的相关优惠政策,提高考上重点高校的机会。2018年毕业生参加高考1018人,本科上线613人,上线率60.22%,考上“985”院校18人。1982年以来,考上全国最高学府---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18人。学校2003年被确定为自治区示范高中,先后获得全国学校体育卫生工作先进单位、自治区文明单位、自治区德育工作先进集体、自治区优秀卫生学校等荣誉称号,是仫佬族人才成长的摇篮。
  我的老家大地卖屯,乡亲们的收入来源、居住环境、交通出行等方面也有了根本性变化,生活水平大幅提升。
  在收入来源方面,我父母一代主要靠养猪和出售多余的粮食,当年有上千元的存款都非常不容易,而现在的中青年人,或外出广东、浙江、上海打工,或到附近的工业园区企业务工,月收入少的二、三千元,多的近万元。绝大多数乡亲告别了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传统辛勤耕作方式,除进厂(企业)务工外,有的到城里开店经商;有的(个人或多人入股)购买挖掘机、铲车、工程自卸车等设备承接工程项目建设;有的搞客车运输;有的参与建筑施工和装修,家庭经济状况较以前有了非常明显改善。
  在居住环境方面,1988年我的老家住的还是1974年用泥砖建的瓦房,现在全村90%以上的家庭都住进了楼房,有两、三、四层不等;房子装修水平以及客厅、餐厅、卫生间洗漱等设施配套,与城镇区别不大,而人居面积之大是城镇居民和干部难以企望的。我的一个小学、初中同学,从修理自行车、摩托车起家,经营致富,不但在农村建起了楼房,还到县城买了商品房。1988年全屯没有一台电视机,现在基本上家家户户电视机、冰箱、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,手机(除初中以下学生受学校限制外)基本普及,近年来我与家乡亲人都是靠手机联系。不少家庭还配备了电脑。可以说,依靠电视机、手机、电脑,农村老人不出门,同样可以随时了解国家大事、民生政策、天气变化,保持与远在外省他乡的儿女的沟通交流。
  近年来,依靠各级党委、政府的大力支持,健全了社会保障网,建立了各种便民设施。60岁以上老人按月领取养老金,使老人晚年生活幸福感普遍增强;实施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,减轻了病人住院负担,使乡亲们对患病住院治疗不再担心受怕。自来水管安装到了各家各户门口,各家可根据自身情况,选择使用自来水或抽井水。屯内建起了村级文化楼、灯光球场和健身设施,供村民节日和休闲时间开展文体活动。乡亲们洗衣服的河边建起的高架棚,清凉舒适,可一边洗衣一边聊天;而原小学前的空地建起的高架棚,为村民办大事、开会、聚餐等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场所。2014年,公交车已开通到我们屯,70岁以上老人可凭有效证件免费乘坐;近年有不少家庭还购买了私家车,乡亲们交通出行非常方便、快捷,步行和骑自行车到县城赶街已成为历史。最近,公路两旁的照明路灯已从县城延伸至我们屯,屯内公共场所、主道小巷也装上了路灯。根据新下达的扶贫项目,屯内各巷道将拓宽硬化。
  当年屯内的地卖小学,受益于“国家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工程”项目支持,1998年易地搬迁至距本屯约800米远的原公路局道班旧址重建,改名为永安小学。新校园占地七亩,面貌焕然一新。1988年以来,大、小地卖屯和我们屯对面的都宿屯的小孩从这所小学升学后,其中成绩优异者,相继考上了同济大学、中央财经大学、陕西师范大学、东北大学、广西大学、桂林理工大学等院校,毕业后有的在区内南宁、崇左、桂林、金城江工作,有的在区外杭州、苏州等地就业安家。
  乡亲们生活条件改善后,更加重视子女教育,很多家庭小孩三岁左右,就送到县城幼儿园、保育院接受教育。近年回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就是屯内讲仫佬话、壮话、普通话、桂柳话以及其他外地方言都有。讲普通话的往往是儿童,因为他们读书讲的就是普通话,大人也只好陪讲普通话;而随着青年男女外出打工增多,扩大了与其他地域青年的交友、通婚机会,遇到节假日一同回乡,各种语言自然比较繁杂。
  我的父亲1960年初中毕业回乡务农,先后担任生产队会计、队长、屯长、村长,今年已77岁。他以自己数十年的亲身经历,深深感受到党的改革开放决策和富民政策的正确英明,给农民带来了宽裕、美好的生活。
  最近,我回到老家,与父母、已退休的潘泽滔老师及屯内老人谈到当年中央代表团慰问一事,他们都非常高兴,记忆犹新仔细辨认我查到的照片,兴趣盎然地回忆照片的背景和慰问的过程情况。虽然有些细节难以复原,但三十年前的往事,是我们一家人、当年的小学师生和屯里人一辈子难以忘怀的。
  \
中央代表团与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各界人士合影留念(前排左5为司马义·艾买提,左4为县委书记银星灿,左6为县长李名辉)
  \
1988年12月15日司马义·艾买提(前排左2)到罗城高中慰问
\
中央代表团与地卖小学仫佬族学生在一起
\

美丽的罗城高中校园
\

永安小学教学楼
将本页分享到: